LetStartup.HK

Start your adventure right now

【創業巴絲打】談心的 AI × 談金的 AI 數碼港是 AI 創業者強大後盾

人人都談 AI 時代來臨,但是不是人人都想 AI 時代來臨?打工仔講到人工智能都聞之色變,生怕從此丟了飯碗,不過 AI 也讓很多初創公司都有了新的機遇,例如這次的數碼港創業巴打:MindLayerPrivé Technologies

繆堅尼(Kinni),MindLayer 創辦人,一個大學畢業幾年的 90 後。

楊祖威(Steve),Privé Technologies 合夥人,一個在投資銀行身經百戰的管理層。

本來各不相干的兩個世代,就因為兩個英文字母而結緣,對,就是 AI。雖然大家都做 AI,但大家做的又是不同的 AI:MindLayer 做的是聊天機械人,Privé Managers 做的是智能投資顧問。

一個跟你「談心」,一個跟你「講金」。

看似道不同,卻在數碼港同根生。

 

龐大網絡提供堅實的支援

AI 創業公司炙手可熱,有人統計過,原來自 2000 年以來,全球活躍的 AI 初創企業數量增加了 14 倍,風險投資投放在 AI 領域上的資金也增加了 6 倍。數碼港匯聚了超過 1,000 家科技公司,當然也包括了 AI 創業公司。

Steve 早於 2001 年看準金融科技的發展趨勢,與合夥人在數碼港設立創業大計的基地。他們成立的 Privé Technologies 從事人工智能投資顧問,簡單來說,就是讓人人都可以有私人的投資顧問。

以往要享用個人投資顧問服務,戶口金額「少一個零」都不行,而 AI 投資顧問能夠同時服務很多人,比起必須「一對一」的真人顧問,服務到的人數更多。

Steve 相信,從前只有少數人才能享受到投資顧問的意見,但現在即使不是富人都想投資,人工智能剛好可以填補這個新市場的不足。

對於擁有明確發展方向及獨到眼光的成熟創業者而言,Steve 表示:「數碼港提供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具備所有所需的支援。」

他補充,數碼港的可貴之處是,除了提供設施,還組織整個初創企業社群,初創企業還可從中認識政府部門人士、招募員工、找到潛在用戶,是 Privé Technologies 大展拳腳的強大後盾。

 

創業新星的搖籃

雖然跟 Privé Technologies 一樣,MindLayer 的主要客戶是金融機構,不過切入點卻很不同。

由於「萬能 AI」還未出現,不同的 AI 研究都從不同領域入手,有人研究如何分析語言,有人研究如何分析心理,有些為了能取代人力,有些則為了補強人類的不足。

MindLayer 三年前跟數碼港結緣,開發的是聊天機械人,特色是「識聽識講聽廣東話」,厲害過不少移民香港多年的外國人。他們的主要客戶是銀行與保險公司,專門代為解答一些簡單問題。

回想當年剛大學畢業,Kinni 便發現到前人未曾探索的領域:「根本好多人打去熱線電話只是問最近的銀行分行在哪、幾點關門,這些問題根本不需要等待真人客服才有答案,用 AI 聊天機械人已可以快速解決這些簡單問題,銀行能夠將更多人手及時間投放在真正有需要真人解答的客戶問題上。」

縱使察覺到商機,但未有社會經驗的他明白實現新意念不但需要資金和配套支援,行業知識與營商策略更是基本功。於是 Kinni 在 2015 年以大學畢業生身分參加數碼港第一屆舉辦的「數碼港 ‧ 大學合作夥伴計劃」,前往美國史丹福大學商學研究院,參與為期一星期的金融科技培訓。

他憶述當年的經驗很難得,從課程學會了如何營運一間公司,現在經營 MindLayer 也應用到當時學到的知識。從美國回港後不久更加入了「數碼港培育計劃」,獲得資金和可以免費租用辦公室,協助公司得以成長。

 

品牌效應帶來新商機

相較經驗老到的 Steve,即使已創業數年的 Kinni 也只是「小師弟」,他坦言公司正面對業務擴張的難題,因此向同是數碼港出身的「同門大師兄」 請教一下。

「你的產品是否夠靈活?˼如果把產品局限於某一個國家或行業,公司便難以向外擴展。其實你可以試試把產品變成 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 的模式,或是開放 API 來讓不同地方的人更容易用到你的公司產品。」

Steve 亦建議:「不妨以一些在不同地區國家都有業務的公司為目標客戶,當他們採用你的服務時,就會有機會把那些服務一併帶到其他國家分部。」

商譽可謂是洽談生意合作的王牌,然而建立品牌絕非一朝一夕的事,尤其對初創公司來說更具挑戰性。

不過作為數碼港培公司,Kinni 在這方面則贏在起跑線:「記得在某次科技展覽設置攤位,當時 MindLayer 仍未走進大眾耳目。不過,當參觀者見到攤位有數碼港的標誌,知道我們是培育計劃參加者後,就覺得這間公司信得過,因此獲得了生意機會,證明數碼港能帶來品牌效應。」

除了不同的資源配套和生態系統,Kinni 認為「數碼港培育計劃公司」的品牌效應很強,非常出人意表。

 

毋忘創業初心,不斷與時並進

自從 Google 的 AlphaGo 成功挑戰人類的圍棋冠軍後,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就成為了沸沸騰騰的話題。互聯網新經濟被視為推動香港創新發展的一大方向,MindLayer 與 Privé Technologies 正是處於這一波互聯網新經濟的風口。

身在瞬息萬變的創新科技產業,兩位數碼港創業達人雖已取得相當不俗的成就,但就如 Steve 所說,即使業務擴張也要不忘初心,要時刻讓團隊保持像初創時般主動積極。因此,兩人都不斷精益求精,並一直與時並進。

提及現時面對的挑戰,Kinni 笑言要做到讓人不察覺 AI 是機械人,恐怕還要等好久,現時只能夠讓它表現得令對方感覺似在和真人聊天。MindlLayer 仍然需要收集大量的香港人聊天數據。

此外,很多人明知對方是 AI,反而會胡說八道或提出奇怪問題。「我們會為聊天機械人添上一些性格,更加人性化,以貼地的回答應付奇怪問題,令用家覺得好玩和有趣。」

Privé Technologies 的情況也一樣。如果只是像投資基金以程式來操作,自動在股價到了指定價位就做買賣,根本不須動用人工智能。正因為人人對市場的看法不同,有人能承受風險,有人行穩建路線,提供智能投資建議時更需要了解人類的心理。

Steve 認為人工智能系統的決定較客觀,但同一類分析未必適用於所有人,因此需要可以容納不同分析決定的空間。Privé Technologies 希望可以做更多高增值的服務,向客戶提供更仔細的分析。

 

提供最新行業資訊 協助成員緊握創科脈搏

從 Steve 及 Kinni 的經驗可見,無論是較成熟的創科企業抑或是初創企業,都要面臨多方面的挑戰,並趕上全球的急促發展步伐。

數碼港除了提供資金、設備、培訓以至龐大網絡外,更舉辦多個研討會等資訊交流活動,讓區內成員走在世界潮流的前線。最新一期數碼港培育計劃申請將於 8 月 1 日截止,有意申請請到官方網站網上申請

 

Interview, Slider

Leave a Reply

avatar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