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tartup.HK

Start your adventure right now

新冠肺炎可能是促進「再工業化」和「全民基本收入」的最後拼圖?

中國新型肺災引發全球震盪,不僅疫情導致各國限制旅客出入境,高度傳染性的新型冠狀病毒也令社會停頓,不單停止了社交活動,也影響自春節假期後復工的日程。

有人曾說過「中國打一個噴嚏,全球也感冒」,這實在沒有誇張。這不是在說從中國散播病毒,而是中國復工無期,工廠停止生產、物流停頓、停止消費,在全球化經濟下,作為生產鏈的重要部分,中國全面停擺也導致整個地球不得不一齊停下。

現代經濟是以消費和生產的輪轉來維持的,工廠源源不絕生產商品,員工獲發薪後就消費,消費讓資本家賺到錢繼續生產及發薪,當這個轉輪停頓下來,整個經濟就不只是停頓,隨時更導致崩潰。

中國政府一直急於讓工廠復工,但疫情未受控下復工的風險仍高,導致中國政府面臨兩難局面,要不復工導致肺災在全國大爆發,要不就因為延長停工導致中小企業骨牌式倒閉,不管哪一邊都是艱難選擇。

這種陰霾導致全球股市也震盪,因為這並不只是中國的問題:由蘋果公司宣布押後新產品的推出,到日本動畫公司無法維持每周的動畫播放,由一場瘟疫引發的連鎖影響,在大家想到和想不到的領域都無可倖免地出現。

 

機械自動化生產應變疫情?

筆者說那麼多,不是散播末日恐慌,而是想透過歸納目前的困境,思考未來的方向。病毒能感染的是人類,也就是說只要在整個全球化的生產鏈中減少人類這一因素,問題可能就得到解決。

對,筆者說的是人工智能和機械人自動化生產。

由「工業革命 4.0」到「中國製造 2025」,機械人生產線都是核心的一環。透過大量應用機械臂和電腦,使生產品能有更多自定義的空間,是「工業革命 4.0」其中一個特色,而排除人力因素也變相令工廠不用大量工人,自然也減低疫病傳染的機會。

事實上,相信大多數支持機械人自動化生產的人,大概也沒想到原來還有這一層的「優點」。工廠想排除人力,不僅因為工資水平上升,民工不足也是原因,當瘟疫出現後無人上班的問題就更嚴重。當世衛組織都警告,新型肺災隨時會在冬天再次捲土重來,這種停工風險就可能不再是「黑天鵝」,企業自然不得不想方法應對。

 

加速各行各業的數碼轉型進程

人有惰性,企業也有不想承擔數碼轉型風險的心理,這是人之常情。事實上,如果不是這場疫情,視像會議、線上協作系統、安全 VPN 連線這些企業 IT 方案可不會𥤮然這樣大流行。

大部分老闆,尤其是中小企,其實也有認知需要引入數碼科技,甚至必須為企業作數碼轉型以適應時代,但往往都希望拖到最後一刻才實踐,而這場疫情的出現就加速了他們部署視像會議、線上協作系統這類方案的日程。

而回到工廠生產線,對傳統人力密集式生產模式戀戀不捨的企業,如果能捱過這一場災難而未倒閉的話,相信亦將會加快他們引入人工智能和機械人自動化生產的日程,即使沒有工人能上班,也不會導致工廠停頓。

由於這種因為冠狀病毒引起的全球震盪,其影響是深入到各行各業的,因此不限於工廠生產,而是各行各業都會加快他們的數碼化步伐:餐廳可能引入機械廚師、侍應,超級市場也可能引入無人超市或部署更多自助結算機械,甚至出現無人機送外賣或派貨等情況。

 

機械人取代人類可能導致人類經濟崩潰?

雖然筆者一向鼓勵企業更多應用科技在業務上,但並不認為全面應用機械人取代人類工人是正確方向。就在本文開首時,筆者就提到現代經濟是由「消費」和「生產」的輪轉來維持的,如果只有一邊向前走的話,實際只是在原地打轉。

機械人生產線的最大問題,是機械人只吃電,不是生物的它們不用吃飯不用休息,但同時它們也沒有生活也沒有消費。工人工作、老闆發薪、工人消費、老闆賺錢,這是構成經濟循環系統的部分,工廠沒有工人,工人沒有收入,自然也沒有人在市場上消費,生產出來的商品沒人購買,結果根本沒有人得益。

當然,如果明知機械人生產的效率和優勢更明顯,但為了保住就業而不讓企業走向全面機械人生產,實際上是阻礙人類文明發展。愈來愈多經濟學家留意到這問題,於是一套以前覺得不可行的方案,倒變得愈來愈有討論價值,那就是「全民無條件基本收入」(UBI)。

 

瘟疫勢令全球經濟及生活模式掀起大變化

這種極為左翼的經濟思想向來不受政府和企業歡迎,「錢從何來」一直是否決全民無條件基本收入的最大理由,而且也可能減低人民的工作意欲。但如果來到全面機械化生產的時代,UBI 反而可能是解決問題的方向。

Microsoft 創辦人比爾蓋茨就曾建議各國徵收「機械人稅」,並將此應用到人民基本收入或對失業工人的補貼上。所謂「機械人稅」就是向採用機械人代替人類工作的企業,按機械人應用數量來徵收的稅項,而這些稅項再透過 UBI 流回去失業人類,就能讓他們能重新有收入以消費,使「消費 x 生產」這個巨輪重新正常運轉。

誠然,要發展到這一步仍然很遙遠,也需要突破很多人的心理關口,不過歐盟也已經開始討論這種方向的可行性。回看香港,自八十年代開始的「去工業化」後幾乎沒有工業,一場疫情還得四處重新找機械生產口罩。

這幾年創科局不斷宣傳香港「再工業化」,這場瘟疫會否透過機械化自動生產,重新讓香港工業再次復甦?不管是「再工業化」還是「全民基本收入」,這場突如其來的全球瘟疫勢令全球經濟及生活模式再次掀起大變化,也必然在日後史書上留下重要一筆吧?

Column, Feature, Slider

Leave a Reply

avatar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ubscribe  
Notify of